周依然 | 我可不是一颗水蜜桃

剥开一枚薄荷味奶糖的糖纸,那一刻的感觉就像周依然站在你眼前。一张清新不腻的初恋脸,活泼到刚刚好的少女元气,就像一颗正值最佳赏味期限的水蜜桃。她可不太满意这个形容,一个在山城重庆爬坡上坎疯跑着长大的女孩,不管多大都会有那个时候的样子和魅力,怎么会像水蜜桃一样不禁放?

周依然

进门的时候,周依然遇到了一只猫,她觉得它很像一只豹子,叫了一声“豹豹”,猫朝她走过来,猫的主人说:“它就叫豹豹。”这让她有点儿得意,后来还说给别人听。

经纪人让她录一段视频,要说的话有点儿长,中间卡壳了,周依然握紧拳头挥一挥:“重来!最后一遍!”挥了几次拳头之后,她终于走过来,坐在我对面的沙发里,长手长腿舒展成无忧无虑的样子。

“你想让我把你写成一个很厉害的青年演员,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鬼马女孩?”我问。

她笑了,好像觉得这个问题过于简单:“那就写成一个很厉害的鬼马女孩吧。”

周依然

九年与五公里

盛夏的舞蹈练功房里,女孩们已经练了一个早上,此时阳光还不灼人,温度刚刚好,周依然倚着把杆休息一会儿,感觉全身出了微微汗,每一个关节都打开了,每一块肌肉都兴奋起来了,每一段线条都舒展,心情异常通畅。

这是周依然回忆中最喜欢的时刻。她在练功房里度过了九年,每天流着汗。到了毕业演出那天,《点绛唇》跳完,在舞台上谢幕的时候,她快要哭了。她清晰地看到自己青春中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都交给了古典舞,今天就是自己的舞蹈生涯的巅峰,虽然还没想好未来要做什么,但已经很清楚不要做舞蹈演员或舞蹈老师。在告别之前踏踏实实地付出过,认真对待过,所以这一刻她丝毫不觉得可惜,只留下满满的感激。

那九年在周依然身上留下了什么?可能是在镜头前一转身的那份轻灵,也可能是坐在椅子上细胳膊细腿盘着抱着的那份随意。舞蹈女孩自带的拒人千里的端庄女神范儿,她倒没有。这会儿,她把正瓷白的小细腿伸过来,“你看你看,这些印都是小时候磕的摔的,那时候我都跟男孩一起玩,为了玩游戏不输,拼了命地跑啊,膝盖就没好过。”

听起来,这个姑娘是野生野长的。妈妈希望她做一个没有任何束缚的孩子,敞开了玩,对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幺儿,你开不开心?”

学了古典舞之后,她觉得自己被训养成了一个安静的文艺少女。可是,现在她对此不太确定了,因为每当她提醒自己收一点、文静一点、注意形象、笑不露齿的时候,身边相熟的小伙伴就会扳着她的肩膀摇醒她:“哎哎哎,干吗呢,做你自己做你自己。”剧组里的化妆老师一见到她就说:“哟,那孩子来了,就是好活泼好可爱的那个。”

周依然

为什么别人眼中的自己和我的自我认知之间存在着这么大的差距?一定是陈惊和大力娇上身了,周依然想。陈惊是她在《闪光少女》中饰演的一个神经质的中二女孩,看上了哪个男孩从不藏着掖着,时刻奉上追星般的尖叫与星星眼,被拒绝了也没什么,就这样吸引到了喜欢自己的人。大力娇更厉害,她是“风犬四兄弟”中唯一的女孩,像狗一样奔跑,像风一样自由。

《风犬少年的天空》开机前的一个早上,导演张一白把六名主演抓起来,叫他们去跑五公里。一来剧情里有马拉松的情节,他也想趁机看看这几个年轻演员在最累的时候流露出来的真实性格。果然,剧中那两个品学兼优的乖孩子认认真真地跑完了五公里,“风犬四兄弟”各种方式偷懒,最后半公里,那两位早就到终点了,他们还在拖拖拉拉,周依然干脆上了剧组的车,就这么蒙混过了关。

这部剧的拍摄让周依然回到老家重庆,在一所中学里走过了四季。重温校园生活的这一年,摄像机总是开着,演员们在现场玩着,拍戏和私下的状态没有明显的区分,真实的朋友和兄弟情就这样积累起来。

大力娇最终意识到了自己的女性身份,也把那份不在意任何人的眼光的“敢”留给了周依然。以前,周依然是不敢唱歌的,大家去KTV,她要么不去,要么去了也不唱。演完大力娇,哪还会怕自己唱歌不好听呢,随时随地想唱就唱。

陈惊和大力娇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女生,她们率性、有个性,还有一点男孩气。这样的女孩绝对不是漂亮的、美美的,但她们如此鲜活动人,以至于她们身上有一种光泽在人群中闪闪发亮。能成为这样的女孩,周依然很骄傲。

周依然

车到山前

如果你喜欢不节食也不挑食、吃饭香还不做作的女孩,sun555.com:那你一定会喜欢周依然。

她会小声说“我饿了”,她在西点房里能说出每一种面包的诱人之处,来到餐厅想坐门外树下那个桌位,不在乎会不会有人认出自己。菜端上来的时候,你会看见她眼神里的期待到达了顶峰,笑意在脸上漾开,她快活地拍了拍手,没有举起手机拍照,直接拿起筷子来。她总喜欢看公司里的小伙伴吃饭很香的样子,其实她自己吃得很香,可惜看不到。

有一个传闻是:周依然一顿要吃两桶饭。她的确爱吃主食,有时候会面条配米饭。电影《为你写诗》拍摄期间,她一顿吃两碗饭被看到了,这种与女演员身份不相称的食量迅速成为了剧组的热点话题,传着传着就变成了“两桶饭”。

19岁以前,周依然从来没想过要做演员。毕业那会儿,她拒绝了所有舞蹈演员和舞蹈教师的工作机会,可也没想明白自己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的。她也没有和妈妈坐下来好好谈过这些,但妈妈已经从女儿的眼里看出来,她想跟着感觉走。

回头看,以前的日子里每天只有一件事——跳舞,她走出练功房之后,发现外面的世界复杂多了,节奏太快了,手机上刷屏的新词、新梗、新概念一天一变,她学不过来,也不感兴趣。在这个世界里,她该做什么呢?

周依然

一位长辈告诉周依然:车到山前必有路,你现在车还没到山前呢,着急也没用,想不明白就不用多想,到时候自然就会看见路了。

后来她遇到机会进入剧组拍戏,突然懂了那位长辈的话。在第一部戏里,周依然分饰一对姐妹,姐姐经历坎坷令人揪心,妹妹天生有智力缺陷。戏份不太多,难度却不小,尤其对一个非表演科班出身的新人而言。她总是不由自主地紧张,以前她上舞台不用说话,只用身体来表达,加上那时候一直在老家,身边的人都说重庆话,现在,她要在镜头前开口说话了,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。

好在,多年的舞蹈生涯早已塑造了周依然“压力越大越镇定,来什么都接得住”的性格,练普通话、上台词课只是第一道坎,当她感受到了在戏里体验另一种人生的爽,每演一个角色发掘出自己意想不到的新一面,对表演这个职业越来越坚定,就算往后关关难过也会笑着迈过去。

周依然

另一座富士山

周依然的手机里有一张照片,是从天空中俯瞰富士山,积雪覆盖着的巨大的火山口,有一种雄壮的视觉冲击力,全然不似印象中的浪漫静美。那是她结束了日本的旅程,飞赴厦门的途中,因为提前留意到航线经过富士山,她守在窗口往天边搜寻,火山口却突如其来地出现在飞机的正下方。

回来后,那一幕被她画在了旅游手账本上。周依然迷恋这种旅行中的小惊喜,她试过一个人去日本,没做攻略,想去哪儿去哪儿,走到哪儿算哪儿。就像当年带着不确定离开舞蹈练功房,随着心到处走,没想到走到了聚光灯下。

有天她偶然在爸爸的电脑里看到他的搜索历史清单,全都是“周依然”。她愣住了,原来爸爸在用这样的方式关注自己,他怕打扰你,所以没有给你发微信、打电话来问你“在忙什么呢?最近过得好不好?”他只是在网络上疯狂地搜索关于你的一切信息。

是不是自己和爸爸聊天的时间太少了?周依然想。毕业后不再生活在父母身边,身处的这个行业对爸爸来说又是那么陌生,我们是最亲的人,怎么能让爸爸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自己,我应该多回家陪陪爸爸,给他打电话,用家人的方式交流。

从小,她就跟妈妈很亲,什么话都和妈妈说,妈妈从不否定或者打击她,总是适时地给她鼓励,巧妙地引导她的方向。工作之后,遇到的困难和初入社会的迷惑她也都和妈妈分享,听听妈妈的分析和建议。第一部电影上映的时候,妈妈包了场,邀请了一百多位亲戚朋友去看。

一直以来,她认为妈妈是家里的组织者,爸爸是在背后默默掌舵的那个人。现在,她从爸爸电脑的搜索历史中看到,他也在默默注视着远行的女儿的方向。后来,周依然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都会特意和爸爸聊会儿,不忙的时候,总想着能不能回趟家。外婆年纪大了,腿脚还利索,还像小时候一样,爱领着外孙女去寺庙里转转。

入行两年多,周依然有时候感觉自己和以前练习古典舞的状态没什么不同,仍然是一步一个脚印,每天比人家多练一小时都不一样,付出和回报完全成正比,偷不了懒,也没有捷径可走。一个月30天都是一日三餐平平淡淡地过去,铺垫着迎来成果和情绪高涨的某一天。她不敢想象一场戏拍完之后现场的所有人为自己鼓掌,“那我的压力太大了,我以后怎么办,我只能更好,不能原地踏步。”

她似乎还不太习惯面对陌生人太正式地宣传自己,向记者介绍完演过的角色之后,长舒了一口气:“感觉好像在见导演啊。”然后她的神情就是这样的: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?我能想到的真的全都已经告诉你了。

好吧,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:在演员这条路上,你的野心和目标是什么?“这个问题好宏大啊,”周依然眨巴着眼睛想了好半天,“希望每一年都有成长,既然决定做这行就真的要做好。最好等到我80岁的时候还有人找我演戏。”

等你80岁了,回看你的职业履历,你希望上面有什么?好多好多让人难忘的角色?好多好多的表演奖杯?还是好多好多的粉丝?

“这些都有就好了,对了,那些角色最好是只有周依然能演的。”

澳门巴黎人真人百家乐 123sun.com 888msc.com 旧版888集团开户 sb138.com
tyc356.com 03sblive.com 253sun.com sb937.com 952msc.com
tyc663.com sblive76.com sun197.com msc138.com 70sblive.com
ek游戏网上娱乐 sb557.com 申博现金网登入 sb287.com 372sun.com